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票助赢软件 > 二战 >

央视力作:史上最全纪录片 揭秘抗日金融战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05:5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1938年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之后,侵华日军在中国大地上更是展开了疯狂地掠夺,对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更为残酷的封锁和扫荡。以战养战的侵华日军,企图最大程度上的搜刮中国的物产,财富,满足自己战争的需要。

  八年全面抗战的历史中,如何抵制贬值的政府法币冲击根据地的经济建设,如何防范日军制造的假币干扰根据地发展?一场不见硝烟的货币战争,始终贯穿于抗战的历程。

  抗战的金融战场上,人究竟怎样赢得了胜利,抗战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财经密码?献礼抗战胜利70周年,央视财经《经济半小时》巨制货币纪录片,揭秘没有硝烟的金融战场。

  八年的全民族抗战,除了战场上的拼杀,发生在货币上的战斗,也一样的激烈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中国的土地上,侵华日军,伪满政权,政府为了争抢战争物资,获取战争经费,都在各自控制的区域内,发行自己的货币。

  当时,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里,主要流通了中央、中国、交通、农业四家银行的“法币”。法币,是指中国民国时期,国民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发行的国家信用法定货币。但在当时抗日根据地里流通着的,不仅有法币,还有几省的地方流通券,以及各县自制的土票。最让人头疼的,还有侵华日军投放到民间的大量伪钞。

  1937年的冬天,由于晋察冀革命根据地还没有建立边区民主政权,根据地的人们因此也没有自己的货币,只能被动的使用法币和其他货币,金融市场极为混乱。

  91岁的原晋察冀边区银行负责人尚明这样描述:举个例子吧,一个理发馆都发行票子,理发馆,他都出票子,乱的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1938年,在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报告中明确提出:抗日武装要“有计划的与敌人发行伪币及破坏法币的政策作斗争,允许被隔断区设立地方银行,发行地方纸币。”抗日根据地在经济战线上的战斗,由此打响,为了保护好边区人民的财产,稳定敌后抗战的根据地,晋察冀军区决定,迅速建立晋察冀边区银行和印钞厂。当时驻守在冀中的人民自卫军军需处处长关学文,一手筹备建立了晋察冀边区银行。

  除了银行,在河北省阜平县的法华村,记者还找到了70多年前晋察冀边区银行印刷钞票的工厂。1938年初,晋察冀边区银行印刷部的工人,携带着印刷设备和材料,在武装人员的护送下,从另一个县城转移到了这里,开始印刷出了晋察冀边区银行的第一张货币“小黑马耕地”一元券。

 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,前有侵华日军的封锁和扫荡,后有军的军事摩擦,抗日根据地每建立一家银行,都异常艰难。一台圆盘式印钞机,今天陈列在江苏盐城新四军军部旧址。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创办了边区银行之后,1941年的4月,华中抗日民主根据地在盐城,也创办出了自己的银行江淮银行。一台印钞机的斑斑锈迹,记录了银行当时创办的艰辛。

  原江苏省盐城市新四军纪念馆文史研究部主任陈宗彪,这样描述:“这种印钞机我们都是通过秘密的地下交通线前往上海,前往南京,有的甚至前往的统治局,或者是漏的统治区,把它秘密的拆零拆下来,进行秘密的再运回到我们的根据地来进行组装使用。一旦遇到了敌人扫荡,那么我们再把它拆零,就地埋伏,就地沉入水中,一旦待到日军走后我们再把它捞起来,从水里捞起来,从泥土当中再把它拿上来,进行重新的组装使用。”

  得知抗日根据地里成立了江淮银行,1941年的夏天,日伪军就对盐城一带发动了大规模“扫荡”。目的就是要把抗日根据地的金融扼杀在摇篮里。这一年9月,新四军撤消江淮银行总行,将江淮银行的金融骨干化整为零,分别组成盐阜银行、淮北银行、浙东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。虽然江淮银行的生命短短不到半年,但化整为零之后的江淮银行,则以更大的力量,出现了抗战的经济战场上。

  1938年4月,原青岛中鲁银行总经理张玉田逃回了掖县老家,躲避战火,刚回家,他就碰到了几个扛枪的军人,对方邀请张玉田去县政府一趟,商量公务。一番商谈,张玉田才知道,这是掖县抗日民主政府想让他出面,创办抗日民主政府自己的银行。

  接下这个任务之后,张玉田随即召来了几位银行职员,开始筹备银行的创立。但当时天津和青岛都被日军占领,印制钞票的纸张和铜版都很难买到,建立一家银行的基本条件一个都不具备。

  原掖县档案局副局长方秋漪介绍说:“当时纸要从天津买, 制版也到青岛制版, 版制出来以后往掖县运非常困难, 鬼子封锁相当严格, 当时都冒着生命危险。”

  张玉田凭着自己的人际关系,潜回被日伪占领的青岛,买到了印制钞票的铜版和印钞纸。一路上,为了躲过日军的搜查,张玉田把这些物资装进一个铁箱里,再把铁箱拴在船底。几经周折,财顺利将这些物资运回了掖县。紧张忙碌了4个月后,1938年8月,山东抗日根据地自己的银行终于成立,她的名字叫北海银行。根据地百姓也第一次用上了自己的货币北海币。

  1939到1943年,是抗战最艰难的岁月,但就是在这样的岁月里,各抗日根据地先后诞生出了淮海地方银行、盐阜银行、大江银行、豫鄂边区建设银行、江南银行等。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,各抗日根据地银行结合斗争实际,实行分散发行地方性货币、分区管理、互不流通的金融方针,发行的地方性货币达到500多种,有力的抵抗了侵华日军,和政府在经济战线上对于抗日根据地政府的进攻。

  在抗战的历史上,看得见的战场是枪林弹雨,炮火纷飞,但在看不见的货币战场上,抗日武装和侵华日军以及政府之间,其实更是短兵相接,寸土不让。1938年眼见着抗日根据地陆续开始建立了自己的银行,发行了自己的货币,在根据地周边的政府和侵华日军,开始抓紧利用手中的法币,搜刮抗日根据地物资,提前打响金融战。

  1938年开始,政府在财源匮乏的境地下,无视货币的快速贬值,开始大量向市场投放法币,而且,重点投放的区域,就锁定在了抗日根据地的外围。短短几个月时间,敌后抗日根据地的通货膨胀现象,日益严重。抗日根据地的物价大幅上升,百姓生活面临困难。

  “那时候一天一个样,那时候我们家里是做生意的,做生意你看我们就做烧饼、卖馒头,搞搞这些东西,每天那个地方有个,一天一个价格,一天一个价格,当时一个烧饼二分钱,明天就是两毛钱。”

  而侵华日军在货币战争上的手段,更为狠毒,在2009年5月19日,日本《东京新闻》刊发了这样的一条消息,川崎市明治大学的校区里,两栋破旧木头房即将被拆除。这两栋房屋很有来头,是原日本陆军登户研究所的仓库。在70多年前,日军就是在这几栋房屋里,设立秘密工厂,专门伪造和生产中国货币。

  当时它的主持人是日本的一个少佐叫山本宪藏,毕业于日本陆军会计学校,伪满洲国成立以后,他来到伪满,从事中国的许多情况的调查工作,这个人从小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抱负,就是伪造钞票。

  《东京新闻》报道的登户研究所,真实名字叫日本陆军第九科学研究所,是日本军队的最高秘密机构。原本这个研究所主要研制生化武器,1938年,山本宪藏来到这里后,向上级递交了《法币谋略工作计划》,明确提出:“本工作要隐蔽地持续进行,主要目的在于扰乱中国经济,用伪造法币进行通常的交易,采购军需品或民用品。”

  东条英机,这个在1948年被绞死的甲级战犯,不仅在军事上发动了侵华战争,他在1938年12月亲自下令,启动了登户研究所伪造中国货币的计划。在经济战场上,对中国也发起了进攻。

  现在梳理抗战的历史,日军发动这场货币战争的时间,与他们在中国战场上遭遇的挫折不谋而合。日军发动侵华战争之前,曾狂妄的计划,在三个月之内灭亡中国,但速战速决的战略被迎头痛击了之后,但一场淞沪会战就从1937年8月打到了11月,日军速战速决的战略彻底破灭。从1938年开始,侵华日军调整了战争策略,除了军事上持续加压之外,伪造中国货币,夺取物资,搅乱市场,拖垮抗日根据地的经济,也被日军列入了最高战略。

  整个抗战期间,日本登户研究所的印钞机一直没有停止。1939年到1945年的七年间,这里伪造生产的中国货币,超过40多亿元。此外,日军还利用伪政权银行,在中国的东北、内蒙、华北、华中等地大量印制假钞。这些假钞连同日军的残酷封锁一起,扼杀着抗日根据地的抗日斗争。

  虽然没有听到任何的枪炮声,但此时抗日根据地的经济战场上,已经到了要决战的时刻,与法币脱钩,发行自己的货币,成了抗日根据地实现金融自主的唯一选择。1940年2月,晋察冀边区政府对外宣布,在根据地内“发行边币﹑禁止法币在边区内流通”。抗日根据地人们自己发行的货币,成为了根据地里唯一的本位币。

  虽然抗日根据地政府拿出了应对的办法,禁止了法币在抗日根据地里的流通,但货币战场上的较量并没有由此结束,侵华日军和政府随即抛出的,就是用假钞制造混乱,冲击根据地的金融市场。1942年2月,华中抗日根据地政府首先推出了一款土纸印制的钞票,根据地银行在这种民间制造的纸张上,加上了带颜色的纤维,印上了自己独特的水印,一时间,这样的货币,让日军的专业伪造机构,根本无法模仿。

  而更加出奇制胜的一招是用桑树制货币,把桑树的树皮剥下来,经过水里的浸泡,然后经过多层多次,多种的工艺流程以后,制造的一种纸,这种纸来进行印江淮银行的钞票,日伪根本仿造不出来的,因为它这种材料是独特的,一般的地方都不容易生长这种树,唯抗日根据地当地特有,日伪银行在当时连仿制它的纸张都无从购买。更不要说展开大规模的生产。

  抗日根据地为了防止发行的钞票被日军仿制,还有另一个办法,那就是不断改变钞票的颜色,几乎每半年,根据地银行就会对钞票的颜色进行更改,日本伪造一种新纸币,起码要费时半年,等到做好的假钞运到根据地时,日军才发现根据地银行早已更换了货币的颜色,从日占区运来的假钞,完全被挡在了根据地之外。在这场和侵华日军真假钞票的大战中,抗日根据地的土办法,让日伪的先进的制造假钞技术几乎无用武之地,频繁更换货币的颜色,调整货币使用的周期,这些办法,把日伪打的往往是措手不及。

  货币上战斗的天平,在1943年底开始倒向了抗日根据地政府,各个根据地银行驱逐法币的任务,在这一年基本完成,而抗日根据地自己发行的货币,也逐步在边区站稳了脚跟,并且取得了边区百姓的信任。1937年抗战前夕,法币发行总额不过14亿余元,到日本投降前夕,法币发行额已达5千亿元,这意味着法币已经大规模的贬值。在与侵华日军和政府不见硝烟的经济战场上,人和抗日民众一起,保卫了抗日根据地经济建设的成果,从而让抗战夺得胜利,增添了有力的砝码。

  抗战结束后,经党中央批准,原晋察冀边区和晋冀鲁豫边区的华北银行、晋绥边区的西北农民银行、山东政府的北海银行,合并为中国人民银行。

  今天回忆抗日的历史,人们不难发现,抗战的战场,不仅仅只是由军事斗争组成,在那个不见硝烟的经济战场上,抗日根据地政府和侵华日军展开的斗争,是那么的残酷和紧迫。货币上的每一次较量,都将抗日的命运推到了危急的边缘。人在经济战场上取得的战绩,最终推动了全民族抗战的历史进程。

http://daikiemhoi.com/erzhan/25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