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彩票助赢软件 > 饵战 >

《晋书·华轶传》原文及翻译
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3:12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轶少有才气,闻于当世,泛爱博纳,众论美之。初为博士,累迁散骑常侍。东海王越牧兖州,引为留府长史。永嘉中,历振威将军、江州刺史。虽逢丧乱,每崇典礼,置儒林祭酒以弘道训,乃下教曰:“今大义颓替,礼典无宗,朝廷滞议,莫能攸正,常以慨然,宜特立此官,以弘其事。军谘祭酒杜夷,栖情玄远,确然绝俗,才学精博,道行优备,其以为儒林祭酒。”俄被越檄使助讨诸贼,轶遣前江夏太守陶侃为扬武将军,率兵三千屯夏口,以为声援。轶在州其有威惠,州之豪士接以友道,得江表之欢心,流亡之士赴之如归。

  时天子孤危,四方瓦解,轶有匡天下之志,每遣贡献入洛,不失臣节。谓使者曰:“若洛都道断,可输之琅邪王,以明吾之为司马氏也。”轶自以受洛京所遣,而为寿春所督,时洛京尚存,不能祗承元帝教命,郡县多谏之,轶不纳,曰:“吾欲见诏书耳。”时帝遣扬烈将军周访率众屯彭泽以备轶,访过姑孰,著作郎干宝见而问之,访曰:“大府受分,令屯彭泽,彭泽,江州西门也。华彦夏有忧天下之诚,而不欲碌碌受人控御,顷来纷纭,粗有嫌隙。今又无故以兵守其门,将成其衅。吾当屯寻阳故县,既在江西,可以捍御北方,又无嫌于相逼也。”寻洛都不守,司空荀籓移檄,而以帝为盟主。既而帝承制改易长吏,轶又不从命,于是遣左将军王敦都督甘卓、周访、宋典、赵诱等讨之。轶遣别驾陈雄屯彭泽以距敦,自为舟军以为外援。武昌太守冯逸次于湓口,访击逸,破之。前江州刺史卫展不为轶所礼,心常怏怏。至是,与豫章太守周广为内应,潜军袭轶,轶众溃,奔于安城,追斩之,及其五子,传首建邺。

  初,广陵高悝寓居江州,轶避为西曹掾,寻而轶败,悝藏匿轶二子及妻,崎岖经年。既而遇赦,悝携之出首,帝嘉而宥之。

  (《晋书卷六十一列传第三十一苟晞、华轶、胡毋辅之、庾珉、王裒传》)

  华轶,字彦夏,是平原(今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)人,魏太尉华歆的曾孙。他的祖父华表,官至太中大夫。他的父亲华澹,官至河南尹。

  华轶年轻时就很有才气,闻名于当世,博爱而交际广泛,当时人都称颂他。华轶初任博士,不断升迁任散骑常侍。东海王司马越做兖州刺史,提拔华轶为留府长史。永嘉年间(307-313)历任振威将军、江州刺史。虽然时逢“八王之乱”,但华轶仍然重视传统的礼仪典章制度,他设置儒林祭酒来弘扬儒学道统,传达教谕说:“今大道颓丧,礼法没有传承,朝廷也未予讨论,不能纠正,我常常因此感叹,觉得应当特别设立此官职,来弘扬此事。军谘祭酒杜夷,寄情玄妙幽远,坚定脱俗,才学精深博大,才能优秀,可以担任儒林祭酒。”

  不久被东海王司马越檄令辅佐讨伐各路叛贼,华轶派前江夏太守陶侃为扬武将军,率三千兵马屯军夏口,作为声援。华轶在江州很有声望和恩泽,豪族儒士都用朋友的态度与他结交,深受江南百姓的爱戴,因乱而流亡江南的人都乐意归附他。

  当时天子孤立危急,民变四起,但华轶有匡扶天下的志向,派人到洛阳上贡时,严格按照臣子的礼仪要求自己。华轶对(他派去的)使者说:“若通往洛都的路阻断了,可以进献给琅邪王司马睿,来表明我是司马氏的臣子。”华轶自认为受洛阳朝廷(晋怀帝)所任命,又为寿春所统领,而当时洛阳朝廷(晋怀帝)尚在(洛阳),不肯接受司马睿的指令,属下郡县的官吏大都劝谏华轶但都未获接纳。华轶说:“吾想见到皇帝的诏书罢了。”司马睿于是派扬烈将军周访率兵驻屯在彭泽(今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东)防备华轶,周访经姑孰,著作郎干宝见到了问他,周访说:“我受上级官府的指令,让我驻屯彭泽,彭泽是江州的西门。华彦夏有忧虑天下之至诚之心,不想庸庸碌碌像别人一样受人控制,近来政事纷乱,(我这次来这里)略有嫌疑。现在又无故率兵把守江州的门户,(我怕)会出事。我会驻屯浔阳故城,(这样)既在江西,又可以抵御北方,还没有逼迫(华轶)的嫌疑。”

  不久洛都失守,司空荀藩发布告示,承认司马睿为盟主。司马睿于是承制改换重要官员,但华轶不服从。司马睿于是派左将军王敦率领甘卓、周访、宋典、赵诱等人讨伐华轶,华轶派别驾陈雄驻屯彭泽抵抗,自己则待领水军作为外援。武昌太守冯逸驻扎在湓口(今江西省九江市东)。周访击败了冯逸,前江州刺史卫展未得到华轶的礼遇,心中早有不满,至此时,就与豫章太守周广作为司马睿的内应,暗中派军袭击华轶。华轶兵败,逃到安城(今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),卫展追击他并斩杀华轶和他五个儿子,将他们的首级运到了建邺。

  起初,广陵人高悝寄居在江州,华轶征召他为西曹属吏,不久华轶败死,高悝藏匿了华轶(另外)两个子及妻子,辗转各地若干年。后来遇到大赦,高悝就带着他们自首了,皇帝很赞赏他并宽恕了他。

  1、泛爱:也作“泛爱”“氾爱”。博爱。《论语·学而》:“泛爱众,而亲仁。”《庄子·天下》:“氾爱万物,天地一体也。”《史记·淮南衡山列传》:“陛下临制天下,一齐海内,泛爱蒸庶,布德施惠。”《汉书·游侠传序》:“观其温良泛爱,振穷周急,谦退不伐,亦皆有绝异之姿。”清袁枚《随园诗话》卷八:“多情乃佛心,泛爱线、典礼:制度礼仪。《易经·系辞上》:“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,而观其会通,以行其典礼。”《后汉书·延笃传》:“朝则诵羲文之《易》,虞、夏之《书》,历公旦之典礼,览仲尼之《春秋》。”宋司马光《稷下赋》:“修先王之典礼,践大圣之规模,德被品物,威加海隅。”《元典章·兵部三·铺马》:“为治之道必先信其赏罚之道,尤宜重其典礼。”

  (1)正道;大道理。《易经·家人》:“《彖》曰:女正位乎内,男正位乎外。男女正,天地之大义也。”《旧唐书·李晟传》:“晟亦同劳苦,每以大义奋激士心,卒无叛离者。”

  (2)夫妇之义,谓婚姻。汉秦嘉《赠妇诗》之二:“既得结大义,欢乐苦不足。”《玉台新咏·古诗〈为焦仲卿妻作〉》:“直说太守家,有此令郎君,既欲结大义,故遣来贵门。”《太平广记》卷三二四引南朝宋刘义庆《幽明录·崔茂伯》:“少闻大人以我配君,不幸丧亡,大义不遂。”

  (3)要义;要旨。《东观汉记·班固传》:“学无常师,不为章句,举大义而已。”《后汉书·光武帝纪上》:“王莽天凤中,乃之长安,受《尚书》,略通大义。”唐韩愈《送牛堪序》:“以明经举者,诵数十万言,又约通大义,征辞引类。”

  12、颓替:陵夷;衰颓。衰颓陵替。《晋书·华轶传》:“今大义颓替,礼典无宗,朝廷滞议,莫能攸正。”《旧唐书·魏知古传》:“今风教颓替,日甚一日,府库空虚,人力凋弊。”刘光汉《〈新方言〉后序》:“风俗颓替,虏语横行。”

  (1)礼法。《周礼·天官·大宰》:“三曰礼典,以和邦国,以统百官,以谐万民。”《晋书·阮籍传》:“楷曰:‘阮籍既方外之士,故不崇礼典;我俗中之士,故以轨仪自居。’”《北史·张晏之传》:“幼孤,有至性,为母郑氏教诲,动依礼典。”

  (2)犹礼文。指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一类礼书。《后汉书·郑玄传》:“案之礼典,便合传家。”南朝梁刘勰《文心雕龙·谐隐》:“又蚕蟹鄙谚,貍首淫哇,苟可箴戒,载于礼典。”

  17、慨然:感慨的样子。《荀子·宥坐》:“孔子慨然叹曰:‘呜呼!上失之,下杀之,其可乎!’”唐元季川《山中晚兴》诗:“灵鸟望不见,慨然悲高梧。”清顾炎武《有叹》诗:“慨然青云志,一旦从羁旅。”

  18、军谘祭酒:官职名。军谘,古军职名。相当于后世军队中的参议、参谋。《晋书·阮籍嵇康等传论》:“至于嵇康遗巨源之书,阮氏创先生之传,军谘散发,吏部盗樽,岂以世疾名流,兹焉自垢?”

  20、栖情:寄托情志。南朝齐萧子良《游后园》诗:“托性本禽鱼,栖情闲物外。”南朝梁陶弘景《真诰·运象四》:“栖情邱林,凭托京畿。”明屠隆《采毫记·夫妻玩赏》:“耻怀缱绻,并栖情于石室。”

  21、玄远:玄妙幽远。《晋书·张华传》:“天道玄远,惟修德以应之耳。”唐张九龄《请御注〈道德经〉及疏施行状》:“天旨玄远,圣义发明,词约而理丰,文省而事惬。”明方孝孺《赠金溪吴仲实序》:“道本于人心,非幽深玄远不可知也。”范文澜、蔡美彪等《中国通史》第二编第五章第三节:“清谈家的特征是言语玄远耐思索,行动有风趣不同于常人。”

  (1)刚强;坚定。《易经·系辞下》:“夫乾,确然示人易矣。”韩康伯注:“确,刚貌也。”《汉书·师丹传》:“关内侯师丹端诚于国,不顾患难,执忠节,据圣法,分明尊卑之制,确然有柱石之固。”《宋书·良吏传·陆徽》:“确然守志,不求闻达。”宋苏辙《龙川别志》卷下:“大臣有不预立皇子者,阴进废立之计,惟宰相韩琦确然不变。”

  (2)信实;正确。宋张淏《云谷杂记·宰予之枉》:“索隐古史,谓为阚止,然无确然之证,终不能袪人之疑,而破人之惑也。”明胡应麟《少室山房笔丛·经籍会通四》:“编综前论,则雕本肇自隋时,行于唐世,扩于五代,精于宋人,此余参酌诸家,确然可信者也。”清魏源《筹海篇四》:“乃是岁鸦片价银反出口二千二百万元,计销鸦片四万箱,此数之确然可考者。”

  (1)超出普通人;不同凡俗。汉班固《为第五伦荐谢夷吾疏》:“方之古贤,实有伦序,采之于今,超然绝俗,诚社稷之蓍龟,大汉之栋甍。”南朝宋范晔《后汉书·刘陶列传》:“窃见故冀州刺史南阳朱穆,前乌桓校尉臣同郡李膺,皆履正清平,贞高绝俗。”《后汉书·独行传·范冉》:“冉好违时绝俗,为激诡之行。”宋陈师道《上苏公书》:“谢公江海之士,违世绝俗乃其常耳。”宋苏轼《王元之画像赞》:“公之所为,必将惊世绝俗,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胆裂。”宋严羽《答出继叔临安吴景仙书》:“仆之《诗辩》,乃断千百年公案,诚惊世绝俗之谈,至当归一之论。”

  (2)与世俗隔绝;超越世俗。《后汉书·郭太传》:“或问汝南范滂曰:‘郭林宗何如人?’滂曰:‘隐不违亲,贞不绝俗,天子不得臣,诸侯不得友,吾不知其它。’”唐朱敬则《北齐文宣论》:“亦有贞不绝俗,隐不违亲,冥默园林,卷舒人事。”唐独孤及《唐故河南府法曹参军张公墓表》:“贞不绝俗,以忘机为心。”宋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卷九:“伯夷不立于恶人之朝,不与恶人言,可谓离世九月俗矣。”明刘基《送别灯和尚还乡序》:“夫浮屠以离世绝俗为教,父母兄弟且不得为其亲也。”王国维《屈子文学之精神》:“且北方之人,不为离世绝俗之举,而日周旋于君臣父子夫妇之间。”《世说新语·德行》“(陈仲举)为豫章太守,至,便问徐孺子所在,欲先看之”刘孝标注引三国吴谢承《后汉书》:“(徐穉)清妙高跱,超世绝俗。”元刘壎《隐居通议·理学三》:“其所得如此,想当时必有超世绝俗之论,惜不传也。”明王世贞《艺苑卮言》卷一:“能使人有孤臣孽子摈弃而不容之感,遁世绝俗之悲,泥而不滓,蝉蜕污浊之外者,诗也。”

  24、精博:精深博大。《晋书·华轶传》:“才学精博,道行优备。”唐王勃《别卢主簿序》:“吾侪服其精博,时议称其典要。”清张之洞《读古人文集》:“读《昭明文选》宜看注,李善注最精博。”

  (1)威福。谓持势弄权。《后汉书·南匈奴传论》:“而窦宪矜三捷之効,忽经世之规,狼戾不端,专行威惠。”参见“威福”。

  (2)犹威恩,声威和恩泽。《三国志·魏志·王基传》:“为政清严有威惠。”《资治通鉴·唐高祖武德元年》:“今隋室无主,海内鼎沸,以公威惠,号令岭表。”《明史·把匝剌瓦尔密传》:“顺帝之世,天下多故,云南僻远,王抚治有威惠。”

  (1)进奉;进贡。《国语·吴语》:“越国固贡献之邑也,君王不以鞭箠使之,而辱军士使寇令焉。”《后汉书·班固传下》:“时北单于遣使贡献,求欲和亲,诏问群僚。”清揆叙《鹰坊歌》:“忆昔辽代最珎贵,女直贡献交相望。”

  (2)贡品。《汉书·鲍宣传》:“上冢有会,辄太官为供。海内贡献,当养一君,今反尽之贤(董贤)家,岂天意与民意邪!”《书·杨炎传》:“四方贡献,悉入内库,权臣巧吏,因得旁缘,公托进献,私为赃盗者,动万万计。”清昭梿《啸亭杂录·李昭信相公》:“然性骄奢贪黩,竭民膏脂,又善纳贡献,物皆精巧,是以天下封疆大吏,从风而靡,识者讥之。”

  (1)孤立危急。《战国策·秦策三》:“大者宗庙灭覆,小者身以孤危。”《后汉书·皇甫规传》:“臣窃居孤危之中,坐观郡将,已数十年矣。”宋苏轼《上文侍中论强盗赏钱书》:“轼愚惷无状,孤危之迹,日以岌岌。”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《辛亥革命·关于南北议和的清方档案》:“我军皆无后援,力本单弱,加以兼顾数略,势益孤危。”

  (2)谓突兀高峻。形容山势。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·渐江水》:“自平地以取山顶七里,悬隥孤危,径路险绝。”

  34、琅邪王:晋元帝司马睿(276-323)。字景文,河内温县(今河南省温县)人。东晋王朝开国皇帝,318-323年在位,晋宣帝司马懿曾孙,琅邪武王司马伷之孙,琅邪恭王司马觐之子,晋武帝司马炎从子。太熙元年(290)袭封琅邪王,参与讨伐成都王司马颖。作战失利后离开洛阳回到封国。晋怀帝即位拜安东将军、都督扬州诸军事。后来听从王导建议南渡建康,笼络结交江左士族。永嘉七年(313)拜丞相、大都督中外军事。“永嘉之乱”中晋愍帝被俘西晋灭亡。建兴五年(317)在晋朝宗室与南北大族拥戴下即位为晋王,年号建武。太兴元年(318)正式即位,史称晋元帝,开启了“王与马共天下”的局面。永昌元年(323)“王敦之乱”后郁郁而终,葬于建平陵,谥号元皇帝,庙号中宗。

  35、祗(zhī)承:祗奉;接受。《尚书·大禹谟》:“文命敷于四海,祗承于帝。”唐沈亚之《秦梦记》:“侍女祗承,分立左右者数百人。”《资治通鉴·唐中宗景龙三年》:“曹署典吏,困于祗承。”敬奉。《北齐书·祖珽传》:“遂深自结纳,曲相祗奉。”唐元稹《授杜元颖户部侍郎依前翰林学士制》:“尔亦祗奉顾命,咨授旧章,辅釐哀忧,俾克依据。”唐李公佐《南柯太守传》:“生降阶祗奉。”

  (1)教令。上对下的告谕。《晋书·会稽王道子传》:“时有人为《云中诗》以指斥朝廷曰:‘相王沉醉,轻出教命。’”《南史·徐摛传》:“大通初,王总戎北侵,以摛兼宁蛮府长史,参赞戎政,教命军书,多自摛出。”《旧五代史·唐书·庄宗纪六》:“时皇太后行诰命,皇后刘氏行教命,互遣使人宣达藩后,紊乱之弊,人不敢言。”

  (2)犹指示。明方孝孺《与童伯礼书》:“方从父兄之后,抒晨夕之哀,徒奉教命,冒以衰服请见,则人谓我何?”

  (2)公府。《史记·酷吏列传》:“以汤为无害,言大府。”裴骃集解引韦昭曰:“大府,公府。”《汉书·张汤传》颜师古注云:“大府,丞相府也。”

  (3)泛指上级官府。 唐 韩愈 《新修滕王阁记》:“以为当得躬诣大府,受约束于下执事。”唐柳宗元《童区寄传》:“州白大府。”

  (4)明清时亦称总督、巡抚为“大府”。清朱琦《关将军挽歌》:“惜哉大府畏懦坐失策,犬羊自古终难驯。”

  (1)多石的样子。《汉官仪》卷下引汉马第伯《封禅仪记》:“仰视岩石松树,郁郁苍苍,若在云中。俛视溪谷,碌碌不可见丈尺。”清陈彝《握兰轩随笔·碌碌》:“碌碌,多石貌。”

  (2)玉石美好的样子。《文子·符言》:“故不欲碌碌如玉,落落如石。其文好者皮必剥,其角美者身必杀。”《后汉书·冯衍传下》:“冯子以为夫人之德,不碌碌如玉,落落如石。”南朝梁刘勰《文心雕龙·总术》:“落落之玉,或乱乎石;碌碌之石,时似乎玉。”唐韦应物《杂体》诗之五:“碌碌荆山璞,卞和献君门。”

  (3)指美好的玉石。宋袁褧《枫窗小牍》卷上:“九重欢眷,六宫逊处,乃构椒房,用当金宇,碌碌宜阶,瑟瑟为户。”

  (4)随众附和的样子;平庸无能的样子。《史记·酷吏列传论》:“九卿碌碌奉其官,救过不赡,何暇论绳墨之外乎!”汉荀悦《汉纪·宣帝纪一》:“不肯碌碌,反抱关木。”《周书·李弼传》:“丈夫生世,会须履锋刃,平寇难,安社稷以取功名;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?”清方苞《左忠毅公逸事》:“吾诸儿碌碌,他日继吾志事,惟此生耳。”

  (5)烦忙劳苦的样子。唐牟融《游报本寺》诗:“自笑微躯长碌碌,几时来此学无还。”明沈受先《三元记·断金》:“红尘滚滚长安道,镜中两鬓萧然皓,碌碌江湖老。”《红楼梦》第1回:“今风尘碌碌,一事无成。”

  (6)车轮转动声。唐贾岛《古意》诗:“碌碌复碌碌,百年双转毂。”宋陆游《季秋已寒节令颇正喜而有赋》:“风色萧萧生麦陇;车声碌碌满鱼塘。”元陈泰《邯郸道上书所见》诗:“马珑珑,车碌碌,古道茫茫沙扑扑。”

  45、控御:也作“控驭”。驭马使就范。引申指控制,驾驭;防御。汉傅毅《舞赋》:“或有矜容爱仪,洋洋习习,迟速承意,控御缓急,车音若雷,鹜骤相及。”《晋书·慕容垂载记》:“洛阳四面受敌,北阻大河,至于控驭燕赵,非形胜之便。”唐秦韬玉《紫骝马》诗:“若遇丈夫能控御,任从骑取觅封侯。”《宋史·李纲传》:“七日议守。谓敌情狡狯,势必复来,宜于沿河、江、淮措置控御,以扼其冲。”明郎瑛《七修类稿·事物·褶作画图》:“昨见《杨妃上马图》袖轴一卷,真宋奇物……控御拥妃上马者四人,随行而挟枕被者三人。”

  (1)近来。三国魏曹植《鹞雀赋》:“顷来轗轲,资粮之旅,三日不食,略思死鼠。”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赏誉》:“君以此试,顷来始乃有称之者。”唐杜甫《最能行》:“朝发白帝暮江陵,顷来目击信有征。”杨树达《增订本〈中国修辞学〉自序》:“顷来无事,取而审视……因取向日所脱漏若干事补入卷中,付中国科学院请审查焉。”

  (2)向来。汉蔡邕《巴郡太守谢版》:“巴土长远,江山脩隔,顷来未悉。”唐杜甫《奉赠李八丈判官》诗:“顷来树佳政,皆已传众口。”元刘壎《隐居通议·礼乐》:“急呼其子曰:‘此曲兴自早晚?’对曰:‘顷来有之。’”

  (3)刚才。宋王谠《唐语林·赏誉》:“諴至李氏子书室中,诸子赋诗,諴亦为之。顷者李至,观诸子诗,又见諴所作,称其美。諴初亦避之。李问曰:‘此谁作也?’诸子不敢隐,乃曰:‘某叔,顷来毕諴秀才作也。’諴遂出见。”

  (1)多盛的样子。《汉书·司马相如传下》:“威武纷云,湛恩汪濊。”颜师古注:“纷云,盛貌。”宋梅尧臣《五月十三日大水》诗:“纷纭闾里儿,踊跃竞学泅。”《醒世恒言·赫大卿遗恨鸳鸯绦》:“庭中植梧桐二树,修竹数竿,百般花卉,纷纭辉映,但觉香气袭人。”

  (2)杂乱的样子。《楚辞·刘向〈九叹·远逝〉》:“肠纷纭以缭转兮,涕渐渐其若屑。”王逸注:“纷纭,乱貌也。”唐柳宗元《咏史》:“风波歘潜构,遗恨意纷纭。”

  (3)纷争;混乱。晋葛洪《抱朴子·塞难》:“诤之弥久,而彼执之弥固,是虚长此纷纭,而无救于不解。”《魏书·元顺传》:“北镇纷纭,方为国梗。”唐罗隐《送梅处士归宁国》诗:“十五年前即别君,别时天下未纷纭。”

  48、嫌隙:也作“嫌郤”。因猜疑或不满而产生的恶感、仇怨。《三国志·魏志·胡质传》:“今以睚眦之恨,乃成嫌隙。”南朝宋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仇隙》:“王右军素轻蓝田,蓝田晚节论誉转重……于是彼此嫌隟大构。”元康进之《李逵负荆》第二折:“俺两个半生来岂有些嫌隙。”清蒲松龄《聊斋志异·邵女》:“柴以为嫌郤尽释,不复作防。”马南邨《燕山夜话·〈口吃、一只眼及其他〉》:“宋代的刘攽,就因为生平最爱嘲笑别人,以致引起当时像王安石那样的当权人物的极大不满,造成很深的嫌隙。”

  50、捍御:防卫;抵御。《后汉书·逸民传·逢萌》:“行至劳山,人果相率以兵弩捍御。”唐韩愈《黄家贼事宜状》:“来则捍御,去则不追。”明黄翼圣《寇警杂诗》:“顾瞻斗大城,捍御悉草草。”

  (1)古代官方文书移和檄的并称。多用于征召、晓谕和声讨。南朝梁刘勰《文心雕龙·檄移》:“相如之《难蜀老》文晓而喻博,有移檄之骨焉。”

  (2)发布文告晓示。《史记·南越列传》:“陀即移檄告横浦、阳山、湟溪关。”《后汉书·光武帝纪上》:“王郎移檄购光武十万户。”《书·刘黑闼传》:“乃移檄赵魏,建德将吏往往杀令、尉附贼。”杨玉如《辛亥革命先著记》第五章第二节:“移檄各省并照会各国领事宣布满清罪状。”

  (1)谓秉承皇帝旨意而便宜行事。《后汉书·吴汉传》:“鸿召见汉,甚悦之,遂承制拜为安乐令。”《晋书·宣帝纪》:“申仪久在魏兴,专威疆场,辄承制刻印,多所假授。”《明史·陈友定传》:“(友定)颇任威福,所属违令者辄承制诛窜不绝。”

  (2)称开府承制之官。宋苏舜钦《庆州败》诗:“国家防塞今有谁?官为承制乳臭儿。”

  54、改易:改动;变更。《汉书·地理志上》:“先王之迹既远,地名又数改易。”宋苏轼《永兴军秋试举人策问》:“汉之与秦,唐之与隋,其治乱安危,至相远也,然而卒无所改易,又况于积安久治,其道固不事变也。”明张居正《陈六事疏》:“但近来风俗人情,积习生弊,有颓靡不振之渐,有积重难反之几。若不稍加改易,恐无以新天下之耳目,一天下之心志。”

  (1)旧称地位较高的官员。战国楚宋玉《高唐赋》:“长吏隳官,贤士失志。”《汉书·景帝纪》:“吏六百石以上,皆长吏也。”颜师古注引张晏曰:“长,大也;六百石位大夫。”唐陈鸿《长恨歌传》:“而恩泽势力,则又过之,出入禁门不问,京师长吏为之侧目。”

  (2)指州县长官的辅佐。《汉书·百官公卿表》:“(县)有丞、尉,秩四百石至二百石,是为长吏。百石以下有斗食、佐史之秩,是为少吏。”唐王维《送缙云苗太守》诗:“手疏谢明王,腰章为长吏。”《古今小说·金玉奴棒打薄情郎》:“会稽长吏闻新太守将到,大发人夫,修治道路。”

  57、舟军:水军。《三国志·吴志·吴主传》:“八年,权西伐黄祖,破其舟军。”《晋书·华轶传》:“轶遣别驾陈雄屯彭泽以距敦,自为舟军以为外援。”

  59、怏怏:不服气或闷闷不乐的神情。《史记·绛侯周勃世家》:“景帝以目送之,曰:‘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!’”唐王昌龄《大梁途中作》诗:“怏怏步长道,客行渺无端。”清蒲松龄《聊斋志异·阿英》:“嫂自来抚问:‘夜来相对,何尔怏怏。’”

  (1)偷袭敌军。《荀子·议兵》:“不屠城,不潜军,不留众,师不越时。”梁启雄释:“潜,潜袭也。”

  (2)秘密出兵。唐窦威《出塞》诗:“潜军渡马邑,扬旆掩龙城。”唐于鹄《出塞曲》:“分阵瞻山势,潜军制马鸣。”

  61、传首:传送首级;被杀头。《东观汉纪·光武纪》:“(吴汉)夷述妻子,传首于洛阳。”唐许浑《闻边将刘皋无辜受戮》诗:“才许誓心安玉垒,已伤传首动金门。”清王士禛《池北偶谈·谈献五·郭希颜邪说》:“(郭希颜)婴世宗之怒,传首九边。”

  63、寓居:寄居;侨居。汉张衡《西京赋》:“鸟毕骇,兽咸作,草伏木栖,寓居穴托。”《南史·齐纪上·高帝》:“中朝丧乱,皇高祖淮阴令整,字公齐,过江居晋陵武进县之东城里,寓居江左者,皆侨置本土,加以‘南’名,更为南兰陵人也。”宋司马光《涑水记闻》卷十:“仲淹遭母忧,寓居城下,晏公请掌府学。”

  65、崎岖:犹辗转。《南齐书·文学传论》:“或全借古语,用申今情,崎岖牵引,直为偶说。”《梁书·文学传·任孝恭》:“家贫无书,常崎岖从人假借。”

  67、出首:自首。《晋书·华轶传》:“寻而轶败,悝藏匿轶二子及妻,崎岖经年。既而遇赦,悝携之出首。”宋岳飞《申府乞添差田明状》:“王太尉先与水战见阵,少却之后,有首领田明率众前来荆湖南北路安抚司出首。”元杨显之《酷寒亭》第四折:“我蹅门进去,奸夫走脱,小人将妻子杀了,今来出首。”

http://daikiemhoi.com/erzhan/655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